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芭蕾舞团杨老师
芭蕾舞团杨老师

芭蕾舞团杨老师

我叫白小茹,是一个结婚刚一年多的年轻人妻,从小身边好多亲戚朋友都夸我漂亮,究竟有多漂亮呢?比电影明星都漂亮!她们都这样说。


  可是我自己并不觉得自己有多漂亮,可能是因为从小到大环境的因素,从上学到参加工作,身边异性朋友都很少,更从来都没有异性朋友对我说:你很漂亮。
  直到老公的出现,当他大胆的紧紧搂住我,深情的盯着我的眼睛,对我说:「小茹,你真漂亮。」


  我就沦陷在这个男人的目光中了,老公英俊帅气、事业有成,虽然有点淫妻的小癖好,但是一点也没有影响到我们之间的感情,相反我们的感情更加的和谐甜蜜了,在我心里,我们大概就会这样和和美美、恩恩爱爱的走过一辈子。
  可是,现在,我的心里五味杂陈,害怕、懊恼,又有一点点惊喜,因为我发现自己可能又陷入爱情的甜蜜旋涡里了,但不是跟自己的老公,而是另外一个男人。


  他是市舞蹈团的芭蕾舞演员,姓杨,我所在的艺术学校办文艺汇演,请他来跟我搭档跳舞。


  我在学校专业不是学芭蕾的,跳得也不是很好,可是校长赶鸭子上架非得要我跳,还找了杨老师来跟我一起跳,并且让他教我。


  一开始我对他的印象并不太好,虽然他外形高大,文质彬彬,但是从他看我的眼神里,我能感觉到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让我对他敬而远之。


  但是在一起练了几天舞后,我发现他很懂我,当他知道我的梦想曾是成为一名正式的芭蕾舞演员,可惜考学校的时候没有考上芭蕾舞系后,就非常支持我的舞蹈梦,一直不停地鼓励我,不断地夸我进步很大,应该想办法进市舞蹈团做一名正式的舞蹈演员,使我有种被激赏的感觉,莫名的有些感动。


  慢慢的,从他的口中,我也了解到他的一些情况,出生农村,学校毕业后进入进入市舞蹈团,孤身奋斗,现在很受器重,是舞蹈团的大拿,使我对他更是钦佩有加。


  他也跟我讲到了他的爱人,是他们舞蹈团的一位女演员,夫妻之间感情不是太好,他跟我讲了他们夫妻之间的事,妻子跟他们团领导不清不楚,他们夫妻分居好长时间了,看着他讲这些时候难过的表情,我觉得很心疼,安慰他:「想开一点,不是还有我们这些朋友吗?」。


  「小茹,你真的愿意做我的朋友吗?」


  他可怜的问我。


  「当然了,我们现在不就是朋友了吗?」


  我认真地回答他。


  他高兴地直夸我又漂亮又温柔,谁娶了我真是积了几辈子的福气。


  渐渐的,我对他的印象有所改观,嗨,看来用第一眼的印象来看人还是不可取的呀!没想到他的人还挺不错的,我有时候也自己偷偷反思。


  当我们第一天晚上加班排练时,他从身后忽然拿出了一大束鲜艳的玫瑰。
  「啊!」


  我有些惊呆了:「这……」


  「小茹老师,送给你……」


  他彬彬有礼的将玫瑰递向了我。


  这是老公以外的第一个送花给我的男人,我有些慌乱,手足无措的接过了玫瑰,看见卡片上写着,致亲爱的宝贝:你是我的天使,带我学会了飞翔,飞过人间的无常,才懂得爱才是宝藏。


  「不,我不能要……」


  我一边拒绝的将玫瑰递还给他,一边心里却不由得想起了老公,老公,你都多长时间没有送花给我了?他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紧紧的攥在手心,盯着我的眼睛说:「小茹,我……」


  「不,不,不要说……」


  突然间,我一下子明白过来他要说什么,急忙打断了他的话,从他的手里抽出了自己的手,将玫瑰塞在了他的手里:「不要这样,我有老公的……」


  他垂头丧气,十分的失落。


  「我们……我们还可以做朋友的。」


  我不忍心看他失魂落魄的样子,忍不住对他说,却没有看到他目光中闪过的那一丝狡黠。


  「谢谢你,小茹……」


  他抬起头来,满脸感动的对我说,突然上前一步,将我紧紧搂在了怀里。
  「哎呀,讨厌……你干什么……」


  这人怎么得寸进尺,我佯装有点生气。


  结果他很快放开了我,不好意思的向我道歉:「对不起,有点激动了。」
  「哼!看你态度还比较诚恳,放过你这一次……」


  我傲娇的对他说,心里还有些小得意。


  哎,结果老公来接我的时候,看见了那束红玫瑰,辛亏我反应机敏,糊弄了过去。


  那晚以后,每天总有花店送来的一束玫瑰摆放在我的桌上,晓芸她们几个总是用羡慕的口吻说:「小茹,你老公对你真好!」,「羡慕死我了,要是我也有这样一个老公那该多好!」


  只有我心里明白,花不是老公送的。


  渐渐的,在练舞的时候他的手脚就开始不规矩起来了,时不时故意用手碰碰我的乳房、臀部,在我嗔怪的目光下,他嘴里讨好的说着:「小茹,你好美。」
  、「小茹,你真漂亮。」、「小茹,你跳得真好。」


  好像讨主人欢心的小狗一样,可怜巴巴看着我的样子,让我又不忍心责怪他。
  不知不觉间,我逐渐开始享受着这个过程,开始只是有点可怜他,慢慢的越陷越深,我开始觉得和他在一起特别开心,跟他在一起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我也开始享受着这种被人夸被人捧着的感觉,心里又为自己充满了魅力感到有点窃窃暗喜,说实话,老公和我恋爱的时候都没有这样小心翼翼讨我喜欢的样子。
  那天晚上,跳完舞之后,他突然一把搂住了我,吻住了我的嘴。


  「唔……唔……」


  太突然了,我有些楞神,直到他亲了我一阵后,我才慌乱的推着他:「杨老师,你这是干什么……」


  「宝贝,我喜欢你……」


  杨老师附在我耳边说:「你太漂亮了,太可爱了,我爱你,小茹!」


  说完又吻住了我。


  「嗯……唔……唔……」


  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涌上心头,我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嘴,任由他的舌头在我的嘴里探索:「唔……唔……不要……人家有老公……」


  走廊里传来一阵脚步声,是老公,老公来接我了,我一把推开了他,冲进了更衣间。


  一直坐到车里,我都还能感觉到自己的脸红得发烫,还好老公没有注意到,看着专心致志驾驶的老公,我心里有着一种轻微的罪恶感,有点害怕,可竟然又有点兴奋。


  第二天晚上。


  跳完一段舞后,杨老师突然一把将我抱住,深情地望着我:「宝贝,我真的爱死你了,不跟你说我会死的,我只爱你这个人……」


  「唔……唔……你有老婆的……」


  有点害怕,又有点期待,我无力地挣扎着。


  「我老婆跟我分居了,马上就要离婚了……」


  「不要,我很爱我老公的。」


  我的反抗越来越弱,老公,我该怎么办?杨老师轻轻地把嘴唇温柔的贴了过来,我的心中小鹿乱撞。


  「记住,爱情不是让我们变成别人的附属品,而是让我们变的更好,爱情不是让我们变的卑微,而是让我们变的更自信。」


  他贴在我耳边轻声的说到。


  「可是……唔……唔……」


  很快,我迷失在了他的攻击之下,伸出了舌头,任由他在我嘴里索取,让他像吮吸蜜糖的一样把我的舌头含在嘴里细细品味。


  「你这对宝贝真大……真软……唔……」


  他一边吻我,一边把手放在我高耸的酥胸上抚摸、揉捏,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软绵绵的,温度越来越高。


  「唔……唔……不要……」


  他的手伸向了我的双腿之间,隔着柔软的丝袜不停地按压、摩挲,我觉得小穴里已经流出水来了。


  良久,他终于放开了我的嘴,附在我耳边说:「宝贝,你真好,不过呢,你的阴毛该刮一刮了。」


  「去你的,说什么呢,坏蛋!」


  我佯怒着责骂他,脸上一片通红。


  「我是说真的,跳芭蕾舞的女演员下面都得刮毛呢。」


  他笑着对我:「后天就要正式表演了,要不要我帮你刮啊。」


  「才不用……再这样说我可真生气了!」


  我羞涩的打了他一下,心想,晚上回家要不要让老公帮我刮毛呢?这一晚,虽然他后来再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但是我一看见他微笑的看着我,就不知道怎么了,心「砰砰」


  乱跳,动作总是频频出错。


  老公来接我了,坐在老公车上,看着帅气的老公,我开始后悔自己刚才的行为,老公对我又温柔又体贴,除了有一点淫妻的小爱好,真的是完美的老公,我不能对不起自己老公,真的,明天,明天,一定要跟杨老师讲清楚,不能再这样继续暧昧下去了。


  早上,跟老公聊天的时候,我却忍不住兴奋的小心情,一不小心又提到了杨老师,结果老公有点疑惑的问我:「老婆,你不会是有点喜欢上他了吧?」
  「老公……你……你说什么呢?」


  我看着老公,心里有着一丝慌乱:「没有……不会……」


  看着老公有点阴沉的脸色,我撒娇对他说:「老公,你瞎琢磨什么?就是临时搭档跳个舞而已啊,跳完我们就不来往了。」


  「……」


  老公沉默着,不置可否。


  「老公,明天要正式演出了,今天下午,我们会最后彩排一次,老公你也来看吧?」


  看老公脸色还是不好,我摇着他的胳膊撒娇。


  「好,好,我去,我去还不行嘛?」


  老公拗不过我,只好答应。


  嗨,老公心情不好,刮毛的事情还是明天再说吧。 下午,老公开车送我到了学校,我让老公在外面先看节目,自己回到后台换衣服、化妆。


  忽然,杨老师开门叫我:「小茹,你出来一下,我有点事跟你说。」


  出了门,「杨老师,你有什么事吗?」


  我问。


  「嗯……这里不方便说,你跟我来……」


  杨老师说完,就向走廊尽头走去。


  「嗯?」


  我看了下四周来来来往往的演员,跟了上去。


  走廊尽头是地下室的楼梯,啊?杨老师叫我来地下室干什么?不等我想明白,杨老师一把抓住我的手,坚定地拉着我向地下室走去。


  「杨老师,干什么啊?马上要表演了。」


  我身不由己的跟着他向地下室深处走去。


  在一间房间里,他停下了脚步,面向着我,拉着我的手,面带难色地说:「小茹,我想……想………」


  「杨老师,你想什么?……」


  我不明白的问道。


  「我想请你帮我个忙。」


  「什么忙?能帮我一定帮你!」


  我肯定的说。


  「那这可是你说的哦,你一定能帮上忙,帮我弄出来。」


  「啊?」


  我一下没明白过来:「什么弄出来?」


  「就是它呀,」


  他一只手指了指自己的裤裆:「你看,马上要上台了,它起来了。」


  「啊!不行……不行……」


  我羞的满脸通红。


  「小茹,求你了,节目马上要开了……」


  「不……不行……」


  我不好意思强力拒绝,撅着嘴,满脸通红。


  「求求你了,好小茹,好宝贝,好妹妹……」


  「……」


  我脸红红的,不说话。


  哎呀,杨老师也真是,突然提出这么个要求,让人家一个女孩子怎么回答呀!「你看,它这么大,一会怎么上场啊?」


  说着话,他拉着我的手放在他的裤裆上。


  「啊……」


  我惊吓的叫了一声,抽回了自己的手,他的那里怎么那么大。


  「帮我弄出来吧,好不好,」


  他一脸恳求的神色:「再说,芭蕾舞男演员上场之前都要先弄出来,要不跳舞的时候有反应很尴尬的。」


  「那……不行……」


  我有些犹豫了。


  「再说,我们舞蹈团都是女演员给男演员弄出来得,这很正常没什么。」
  诶?他说得好像挺像那么一回事,为了表演,就这么件事,女演员能帮男演员弄出来,我帮他……其实………


  他看见我有些犹豫了,一把拉下自己的裤子,释放出了自己的肉棒:「你看,它都这么大了!」


  啊!怪不得他说不弄出来就不能上台呢,只见他的鸡巴又长又粗,足有二十公分长,那黑紫色的龟头足有鸭蛋大。


  「啊!……」


  我羞的别过脸去:「你干什么,快穿上……」


  「好妹妹,就弄两下,弄出来就没事了。」


  他一边可怜地哀求着,一边抓起我的手放在自己的阳具上。


  好大呀,演出马上要开始了,那要不,要不就帮他这么一次吧?「那……那……」


  我的手被男人的双手用力握住了他的阳具,真的好粗,好大啊,我忍不住娇羞的说:「就这么一次啊……」


  「行,行,快弄吧,我涨的的受不了了。」


  我蹲下身子,用小手紧紧地握着男人的肉棒,轻轻地来回捋动,不时还轻轻的用指甲掐他的龟头。


  「啊……啊……爽……」


  男人轻呼着。


  捋了几分钟,男人还是没有射精的预兆,「哎呀……手都酸了……」


  我摆了摆手腕。


  「帮我……吸……,宝贝,帮我吸一下吧。」


  盯着眼前青黑色的肉棒看了一会儿,我心里左右为难,我不能对不起自己的老公,可是……「上场的时间快到了……」


  男人说道。


  哎!不帮他弄出来,表演就……,那用嘴,就这么一次!「哎……便宜你了……」


  我张开嘴,把男人的龟头吸进了嘴里,开始吞吐,一种愧对老公的罪恶感,在我心里渐渐生长……「快……快……啊……啊……」


  男人双手抓着我的头,快速地摇动屁股,紫黑色的粗大肉棒在我嘴里一进一出地抽插着。


  突然,男人「噢」的叫了一声,全身颤抖着,已经射在我嘴里。


  「咕噜……咕噜……」


  我不停地吞咽着男人射出的精液,哎呀!太多了,都从我的嘴角溢出来了。
  看着他射完精舒爽的表情,想起老公还在外面傻傻的等着我的节目登台,我的心情不知道怎么变得有些沉重。


  男人缓缓地从我嘴里拔出鸡巴,但他还没有射完,「噗噗」


  的几股精液喷到我的额头和脸上,还有少许精液溅到我的秀发上。


  「哎呀,弄得人家满脸都是,马上就要上场了。」


  我埋怨着男人,一边找东西擦脸上的精液。


  「宝贝,别动,让我好好看看你。」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来搂我。


  「哎呀,干什么嘛?」


  我娇嗔着,一边打掉他伸向我下身的魔掌:「别动,弄湿了一会怎么上台。」
  「哎,宝贝,我说让你把阴毛刮了,怎么还没刮,明天就要正式上场了。」
  「非要刮吗?」


  哼!还不是因为你,我老公心情不好,昨晚才没有刮成。


  「当然啦,要不阴毛会漏出来,很难看。」


  他边说边指着我的下体说:「不信,你看看。」


  我低头一看,因为跳芭蕾的原因,里面穿的是一件肉色的丁字小内裤,果然调皮的阴毛已经悄悄地透过白色的裤袜漏了出来。


  「啊!讨厌,坏蛋,」


  我惊呼一声,伸出拳头敲打着男人:「看见了也不早说,害人家……」
  「要不要我帮忙给你刮呀?」


  「去你的……」


  我低下头有点不好意思。


  男人低下头在我耳边轻声说:「那明天正式表演前,咱们还来这里,你再给我弄出来,好不好?」


  啊?坏蛋!就知道一次满足不了你,可是……要不要答应他呢……我的脸「唰」


  的泛起一片红晕,终于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彩排表演大获成功,我换下了演出服装,从后台出来的路上。


  「小茹,太棒了!」


  「茹姐,你跳得真好……」


  一路上跟我打招呼的人都不住口的称赞,我的心里美滋滋的,全靠杨老师教的好。


  「老婆,你跳的真美!」


  老公看见我,迎上来夸赞我。


  「老公,」


  我高兴地说:「都是杨老师教的好。」


  看着老公突然阴沉下来的脸色,哎呀,说错话了!上了车,两个人都沉默不语。


  老公突然问我:「老婆,刚才我去后台找你,怎么没找见你呀?」


  啊?老公问这个什么意思?难道他发现什么了?我犹豫了一下说:「可能,我那会儿去上厕所了吧。」


  「老婆,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老公扭头盯着我问。


  「没有没有,老公,我怎么会有事瞒着你呢。」


  我心里有些发慌。


  「没有就好。」


  老公不会真的发现什么了吧?我沉默着。


  老公曾经跟我约定过的,为了我的安全,淫妻一定要在控制之下,要是我被人淫弄的话,一定不能瞒着他,可是……可是,让别的男人淫弄,只是为了满足老公自己的变态爱好而已,我自己虽然也小小的配合着他淫妻,但是,我自己并不……再说,杨老师是真的喜欢我的,他在追求我,这又不是淫妻,那不告诉老公,也不算违背了我们之间的约定呀,嗯!就是这样的!


  晚上,想着前一段时间老公忙的昏天黑地,最近一段时间我又每天忙着练舞,回家又晚又疲惫,这都十多天没跟老公好好地做爱了,老公应该也憋得不行了,看我诱惑他一下!我偷偷摸摸的在浴室里刮干净了自己的阴毛,然后爬上床:「老公,你摸摸,人家把这里刮得干干净净哦。」


  嘻嘻,果然,老公的肉棒立刻竖了起来。


  「老婆,怎么突然想起来刮毛了,」


  老公摸着我光滑的小丘:「是不是跳芭蕾需要刮的呀?」


  老公怎么会问这个?我支支吾吾地说道:「哎呀……不是……不是,就是……想让老公看看……美不美。」


  「噢……」


  老公淡淡的回应了声。


  啊?老公刚刚还一柱擎天的肉棒怎么突然慢慢变软了?「老公,它怎么软了……」


  我握着肉棒疑惑的问老公。


  「哦,老公有点累了,」


  老公抱了抱我:「早点睡吧,明天正式表演,你还要早起呢!」


  「哦,老公晚安。」


  我有点失望,刚刚刮毛弄得自己淫水直流,好希望老公把我按在床上好好地肏一顿呢!「老婆晚安。」


  今天早上,跟老公告了别,心里一直想着杨老师的跟我的约定,既忐忑又不安,害怕他又跟我提出什么非分的要求,万一,要是,我怎么办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