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强奸女记者
强奸女记者

强奸女记者



  “不……求求你……啊……”

  “小美人,给我安静点儿。”

  “不要…啊…唔……”

  这是一座大厦的地下停车场,此时,却从其中的一辆黑色的房车上不断传来动静。

  “嘿嘿,做了这么久的同学想不到你的身体还蛮不错哦!”车里的我使劲掰开面前被强制趴在座位上的女记者的修长双腿,低头凑近仔细的观看。

  “是为我准备的吗?”恶意的用冰冷的手指戳戳,小穴受到刺激开始收缩,我有趣的看着,“哈……小穴好敏感,真是个骚货。”

  “唔…唔……”女记者被我这样轻肆的调笑,脸上一阵羞愧。

  今天下午自己看到这个从事非法生意的同学,於是偷偷跟在他身后想要偷拍,谁知道被他发现了,就将自己剥光了衣服禁锢在车里,一直到现在已是晚上近10点了,他下了班才来开始对她的所谓惩罚。

  女记者又冷又饿,这样赤裸裸的被人玩弄,心中又羞惭又气,后悔万分不该惹上这个恶魔。

  “真是的,这样玩起来一点意思都没有。”我拿的羽毛,轻轻的搔着女记者的秘处,本来想听听她的呻吟,然而她的嘴又被堵着,只能发出小狗一般的悲鸣。

  她禁受不住的不断摇晃头,双手被拷在车窗上,敏感的秘处却又被刺激着,小穴也渐渐的有些湿润了,却得不到发泄而十分难受,她不由地“呜呜”的叫着。

  “想叫床的话,就让你叫出来吧。”我邪恶的挑眉,取掉了女记者口中的小内裤,“不过,现在才10点,来取车和停车可正是高峰哦。”后面那句话却是俯在女记者耳边轻轻说的。

  女记者不出所料的红了脸:“求求你,我…我再也不敢了……”

  自己再怎么说也是一个知名的记者,如果被玩弄的时候发出了声音被外面的人听到的话,说不定会有熟人……“呵呵,很简单的嘛。你不出声就行了啊!那也不行,我就喜欢听你叫床啊。”

  我故意要让她愧悔难当。

  “这里不知道是第几次了?居然还会是粉红色的?”我用羽毛觑进小穴,“难道还是处女么?

  看你好像经验很丰富的样子?没碰你几下都已经湿了呢。““不…不是……”女记者居然沖口而出反驳。

  “不是什么?”我笑嘻嘻的问,并将羽毛塞进菊穴里。不说的话就直接上了你哦。

  “不!”慌张的摇头,女记者低声的说出事实,“我…还…还是处女……”

  虽然已经有了男朋友,但是自己一直坚持要把初夜留给新婚的那天晚上,所以那里可还没有人进去过。自己偶尔也从镜子里观察,那里还是可爱的粉红色。

  “啊!啧啧…想不到……”我盯在她的私处淫笑着,“那样的话,我还得好好的享受一下啊……“

  “啊…不要……”女记者紧张的合拢了双腿。

  “你敢不听话!”一本厚厚的时尚杂志忽然就出现在我的手里。

  卷起的杂志毫不留情的击打着面前合拢的臀部,车内一时只听到女人的惨叫……方才被塞进菊穴里的羽毛在躲避下轻轻的移动着,使女记者觉得竟然有些痒,屁股又被不留情的鞭笞,“好痛……”想到自己的悲惨处境,杂志还在无情的落下,这个年轻美丽的记者不由的滴下泪来。

  屁股已经被打地返红,我微笑着:“知道自己该听话么?”

  “是,我再也不敢了。”女记者委屈而乖乖地张开双腿,屁股上还在火辣辣的疼--该肿起来了吧?

  “这就对了。”我满意的笑着,轻轻的抚摩着红肿的屁股。

  我捷开了绑在女记者手上的手铐,一只手搂紧了她的腰肢,另一只手已在她的胸部揉搓起来,感觉到她的心“砰砰”的跳动着。

  “不……”突然她挣扎着脱开了我的搂抱,试图打开被锁死的车门。

  “哈哈,快来吧!”说着又向她扑来。

  我伸手把女记者又从新拉到怀里,一只狂妄的手不由分说的在她的身上抚摸着。

  “不……不要……”女记者见阻止不了我的进攻,看来今晚被他强暴是免不了……想到这儿她的眼泪又落了下来。

  我不再理会女记者的阻止和哀求。一手如缚小鸡般抓紧女记者的双手,另一只手麻利的把她按倒在轿车的座位上。

  看到女记者已失去了抵抗的能力,我立即脱下了自己的裤子,用力的将她扑倒。看到了浑圆雪白的双乳。我忍不住用嘴吻上去,嘴边传来少女那淡淡的乳香。

  我张大了嘴,把那粉嫩的乳头含进去舔弄着。

  女记者痛苦的扭动着身体,可如何能摆脱我的侵袭?反而增加了对我的刺激。

  我粗暴的在她两只美丽的乳房上适意的吸吮,直到她绝望地停止了挣扎,默默的流下了委屈的泪水……享受着美女的美乳,望着已似乎已经丧失了抵抗意识的女记者。我的魔手也伸到了她那隐秘的私处,粗暴在她的阴部揉摸起来。

  秘处受到侵袭,女记者的神经顿时又紧张起来,本能的收紧双腿,试图阻止我魔手的继续侵袭。当女记者的秘穴湿润的时候,应该可以插入了。

  “啊……”裸露着性感全身的女记者突然羞辱地惊叫起来,我强壮的身体已全部扑压到她那娇小的身上来。被压在身下的女记者只得挣扎着用双手推开我,而这样的抵抗去完全没有意义。我下身那根坚硬粗大的肉棒显然找到了它期待以久温暖的归处……女记者在拼力支撑身上的重压时,她渐渐感到一个火热的东西正在自己两腿间的处女禁地粗暴的顶撞着,使她的秘穴处涌起了阵阵的热潮……这个可怜的女人已经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欲,她只能浑身瘫软地回应着我的沖击。

  女记者的处女地不知不觉中已泌出了那温热的欲潮,娇嫩的花唇被迫绽放开来,我粗鲁的肉棒此刻紧紧地抵在了女记者的秘缝里,借着她那柔滑的爱液向前顶了进去。女记者的嫩穴在粗壮的肉棒那蛮横强力的沖击下感到了丝丝痛楚,她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而探入自己秘穴肉棒却并未被阻止,反而变本加厉地侵入进她紧凑的小穴里……“啊……呜……”女记者突然感到一阵好似刀割的痛楚从下身传来,她知道我的肉棒已攻破了她那贞节的处女象征,插进了她从未被玷污过的娇嫩的秘穴。

  即使她努力的咬进咬紧牙关也未能如愿的控制住自己痛苦的呻吟。女记者没想到自己保持了二十多年的纯洁的处女之身,就这样被粗暴地夺去了。悲愤、委屈、无奈的感觉,伴着处女鲜血的流失女记者流下了悲痛耻辱的泪水……强忍着下身被宛如刀割的疼痛,可情欲的诱惑却使那痛楚和羞辱的感觉慢慢的消失在恼人的快感之中。随着处女膜被强行撕裂时疼痛的消失,随着粗大的肉棒在嫩穴中的深入抽插,随着粉嫩的乳头被吸吮得充血挺立,刺激着女记者的性感神经,渐渐地把她推向了性欲美妙的旋涡中。

  在豪华的轿车里,我在这个年轻美丽女人身上疯狂的发泄着……身下的女子娇声呻吟着,随着我身体快速的上下起伏,粗大的肉棒在女记者鲜嫩的秘穴中快速的抽插挺动着,直把她红嫩的花瓣带得翻转开来。从未性交过的女记者渐渐感到了从下身,特别是从秘穴深处传来的阵阵麻痒。欢愉的感觉使得她慢慢的丢弃了被强奸的羞辱和少女应有的矜持,随着交合的猛烈的进行着,从她的樱桃小嘴里唱出了美妙的音符。

  女记者的双手已经搂上了我,粉白双腿也尽力分开纠缠着我的腰身,这样的姿势使大肉棒能更深的沖刺到她的身体里。随着她小穴深处的蠕动,女记者感到了那根被她湿热花道紧紧裹着的肉棒,深深地抵住了她娇嫩的花芯,开始了最猛烈的喷发。那滚烫的浇灌使她不由的挺起了下身,用她纯洁的子宫第一次去承受了我污浊的精液……被我奸淫后,女记者无力的躺在车上。任由下体那混合着红红白白的黏液缓缓的流出,默默的哭泣着。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