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cms:load head_news.html}

最新资讯

临风快意楼

临风快意楼 正值隆冬时节,洞庭湖边已是山消水瘦草木凋零,刮了一晚的溯风,第二天清晨便纷纷扬扬卷起一场漫天大雪来。路上飞鸟绝迹,人踪皆无。  湖边大路旁有一座酒楼,酒店小二此时正立在门口,望着大雪喃喃自语道:「看来今天不会再有什么客人了。」就在这时忽听得东边传来踏雪之声。小二抬头望去,却见有一条大..

李三娘驯夫记

李三娘驯夫记 一切的错误都是从那一天开始,十八年来他没有一天不後悔,为何那时要拆 穿她是女儿身的身份,更加不应该的是,为何自己要与她肌肤相亲?明明只是好 心要帮她解春药而已,结果……唉!害得他天天被一群,白目得不能再白目的杀 手追杀,他真的想去跳河自尽算了。  那天雨哗啦哗啦的下著,柳钦赶紧找个..

跟同事雨汐的一段感情

跟同事雨汐的一段感情 2006年的夏天,我辞掉了家乡的工作,来到这座南方海滨城市Y市上班啊,从事的是海产品进出口业务,公司不大,加上老总满打满算也就是20个人这样,但我们的业务还算不错,大家收入在当时的这个城市里面算不错的了。  和我的办公桌隔了两个位置的一个女性同事,32岁,叫雨汐,她的嗓音..